金沙城中心娱乐网站

首页 > 正文

朱雀战纪 73 又是一个神无

www.aba-aluminium-bali.com2019-08-16

  117091-ff1ce27de22a441b.png

  三京细细打量起这个玉坠子:在明亮的月光下,可以见到这是质地上乘的羊脂白玉,色泽温润,摸在手中凉冰冰的,隐隐感到有灵力暗藏其间。

  “云叔,打伤月痕的人是谁,谁会跟那个书呆子过不去?”三京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这个你就别问了,知道了对你也没有好处。你现在可是身负朱雀翎,不该知道的事情你一件都别理。等我们把事情办完了,再回来接你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,你们又要走?!”

  “对啊,这次来找你主要是为了把这玉坠子交给你。我和长风还有事情要忙,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呆在青龙门吧。”

  “好吧……反正我也习惯了……”

  云叔又是叹了一声,他也不忍心丢下三京一个人,可是他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又太危险。“时间紧迫,我们今晚就要走了,你去跟长风道别吧。”

  “这么快?!”

  云叔神色凝重地点头,每次云叔露出这样的神情,三京就知道不可能令他改变主意。

  到最后,三京也没有跟长风说上太多话。他们是多年的兄弟,早已心意相通,煽情的话不必多说,一个拥抱足以传情达意。

  看着他们两道人影慢慢隐没在月光之中,三京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又漫上来。

  朦朦胧胧之中,三京仿佛又听见稚嫩的童声响在耳边,“三京,别沮丧,我们终有一天会成为全天下最强的猎妖师!”

  长风啊,你又变强了,你越来越接近我们的目标,而我却一直原地打转。看来,我真的追不上你了……

  ……

  清晨时分,阳光暖烘烘地照在身上。三京用力地伸了一个懒腰,又擦了一下眼睛,慢慢坐了起来。

  神音还在一旁做着美梦,嘴角的水迹一如既往的晶莹闪亮。赤瞳正坐在树荫下看着那本厚厚的《转魂道术》卷籍。倩儿不见踪影,大概赤瞳已经为她开通了转魂道。冷心坐在旁边不远的地方打坐修炼。

  真是一个美好的清晨!

  三京迎着阳光,舒心地笑了出来,昨夜里离别的伤感也被阳光驱散。

  “翼,你确定这些东西是这样煮?”

  不远处传来了摩千楞苦恼的声音。

  “哎,差点忘记了这两个家伙还在这里。”三京看见他们正在用一个瓦锅在烧着什么东西吃,空气中传来一阵有点怪异的味道。

  “我就喜欢这样弄,爱吃就吃,不吃就拉倒!”翼显然被千楞的指指点点弄得厌烦了,对他翻着白眼,恶狠狠地叫嚷。

  “你又这样欺负我,搞不好人家以为你才是老大,我太没尊自了。”千楞摇头苦叹。

  “谁叫你自己不会煮东西吃,你要是不喜欢就自己过活,饿了就吃你的尊严!”翼又是毫不留情地损了一句。

  三京听着不禁心情大好,心想还是自己的小弟细心体贴。不过,闻到食物的味道,三京就觉得饿,毕竟他昨天拼了一天也没有吃过什么东西。那袋本以为可以吃上几天的馒头早就被神音吃个精光。这时候他的肚子很合时宜地发出咕的一声。

  三京红着脸走到千楞那边,他打算厚着脸皮讨些食物好对付饿扁的肚皮。可当他一看见瓦锅里黑糊糊的粘稠状物体,三京顿时又觉得自己饱了。

  “好香啊!”神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,望着瓦锅里的东西一脸痴笑,嘴边的口水差点就要滴到瓦锅里去。

  “看到没有,我的手艺有人欣赏。看来神族之中也有不那么讨厌的人。”翼露出得意的神色。

  “翼,你不是最痛恨神族么?就为了人家一句话你就打破自己的原则,太没有骨气了。”千楞无奈地笑笑,往一边坐了下来。

  “翼,你为什么痛恨神族?”神音眨了眨眼睛,向翼问道。

  翼沉默着没有回答。

  “要不,告诉他们吧。翼,其实你也是……”

  “哪来这么多废话!再胡说八道,我以后都不煮东西给你吃了!”翼激动地打断了千楞的话。

  千楞耸了耸肩,识趣地闭上了嘴巴。

  这边的争吵声把赤瞳也吸引过来了,他看了一眼瓦锅里的东西,眉毛不由得拧成一团:“这是什么东西?好恶心。”想了想,最后那三个字还是忍不住说了出口。

  翼一下子红了脸,站起身子指着赤瞳的鼻子大叫:“你来弄试试!”

  “这……”赤瞳撇了撇嘴巴,倔强地回了句,“来就来!”

  “赤瞳,你会煮东西?”神音被赤瞳认真的样子逗乐了。

  “我赤爷……”

  三京敲了一下他的头,“别学三爷说话!”

  赤瞳摸着后脑,呲着牙:“我可是天才,做菜一点都不难!小时候我就常常到厨房玩,学到了不少东西。你们在这里等着,呆会让你们开开眼界!”

不紊地进行着。没过多久,瓦锅里传来诱人的香味,红红绿绿的颜色搭配也让人赏心悦目。

  这股要命的美味不怀好意地在众人肚子闹开了,阳光明媚的清晨响起一连串咕咕的声响,连打坐修炼中的冷心也被吸引过来。

  三京从乾坤袋里拿出好几副碗筷,迫不及待地给自己盛了一碗。赤瞳真不是吹牛,煮出来的东西真的非常美味,三京被烫得呱呱大叫,但是嘴巴没有停过。千楞也吃个不停,连话都懒得说。这两人尚且这样,更不用说吃个饭都会沾一脸的吃货神音。冷心的吃相比他们要好得多,不时优雅地夸上赤瞳两句。

  翼本来拉不下面子不肯去吃,后来抵受不住这帮人夸张吃相的诱惑,硬着头皮吃了两口,哪知道一吃就停不下来。

  这么一点东西当然不够他们几个人吃,后来赤瞳又弄了十几锅,硬是把这几个家伙吃了个肚饱腰圆。

  “早知如此,我们该早一点跟着你们混。”千楞拍着肚子,心满意足地坐在地上歇息。

  翼白了他一眼,也没有说什么气话,转过头来对赤瞳竖起拇指:“确实不错。”

  赤瞳呵呵一笑,随手拍了拍翼的胸口:“修为上我暂时比不过你,可我也有比你厉害的地方。”

  咦,怎么翼的胸口这么柔软?

  赤瞳疑惑着,又把手按下去,再一捏……

  阳光明媚的清晨响起凄厉的惨叫。

  赤瞳瘫在地上,四肢不时抽搐。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翼按住一阵暴打。

  “忘了跟你们说,翼是个姑娘。”千楞悠闲淡定地剔着牙。

  “大哥,你不早说……”赤瞳欲哭无泪。

  确实,翼一直躲在宽大的黑色羽衣里,从外表上真看不出她是姑娘。再加上她的性格举止也真不像姑娘家,如果不是千楞道破谜底,三京他们还真不知道翼居然是女儿身。

  三京摇头苦笑:“又是一个神无吗?”

  【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】

达到当天最大量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